按摩技师:姐是一枝花_西宁会所动态-西宁滴滴按摩网
滴滴按摩网 > 西宁 > 西宁养生资讯 > 西宁会所动态 > 按摩技师:姐是一枝花

按摩技师:姐是一枝花

  • 日期: 2019-04-11 14:40:04 1
  • 浏览: 78 次
  • 信息编号: 7579
  • 举报该信息
地区西宁

        姐的名字就不说了吧?你懂的。阿燕,阿霞,小红,翠花,这些都可能是姐的名字,叫哪个都行,随你喜欢。出来混的人,尤其像姐这种江湖姐妹,最好莫要问及她的真名和过去,你不会得到什么的,顶多是沉默或者不那么热心的敷衍。

        有什么好问的呢?干嘛要假装对姐的过去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模样,你能改变什么呢?你想了解姐的一切,为姐的不幸经历挤出一两滴虚伪的同情之泪,还是要姐陪你住别墅开小车安抚你晚年的孤寂然后继承你的遗产?算了吧,我们不过是两个偶然相遇的人,为了一晌贪欢一夜风流而凑在一起罢了。你出钱,姐让你出水,就是这么简单。明天在大街上遇见的话,姐敢保证你会装作不认识姐的样子,而姐呢,绝对不会比你更感到尴尬。

        一开始,那个男人有点拘束,好像姐的房间有什么东西让他浑身不自在似的。看着像干过事业的那种男人,四十多岁,成熟,沉稳,有种当过领导干部的气质。姐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姐这来的,可能是熟人介绍吧。

“你怎么称呼啊?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他不太自然地笑笑。

“我叫小红,很普通的名字。哈。”姐说。姐挑了一个姐用过的最俗艳的艺名抛给他。

“我是说你的真名。”

“我的真名就叫小红呀。”男人的语言怎么这么贫乏啊,真名假名有那么重要吗?知道名字你能把一个人抓住?出来混的都用艺名,只要记住大家都那么称呼就行了。

他笑了,“这年头真诚的人不多啊。”

“是相信别人的真诚的人不多。谁都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,所以我们都不会轻易去相信别人,不然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。”

“你很聪明啊,听你这番话。”

“哪里,我只是大学本科毕业,英语刚好过四级而已。哪敢说自己聪明啊,你别取笑我了。”

        他四顾打量姐的房间。姐的房间布置的很简约,一张大大的床,一把柔软的黑色皮椅,一台51寸的液晶屏电视机,一个衣柜,一个梳妆台,两盆花,只有这些东西。东西虽然不多,但是都很高档,姐希望姐的客人在这里像在家一样,自然,随意,感到温馨。哦,对了,连着洗手间的客厅里有冰箱,橱柜里还有红酒。解释一下下,姐的房间呢卧室的门打开就是走廊的,穿过卧室往里走才是客厅和厨房。这个卧室是姐工作的地方,姐睡觉一般在隔壁。

        姐的公寓原来是三房两厅的套房,跃进路300号文澜小区第八栋十八楼,姐买下了这套公寓,将靠近走廊的那一室一厅重新装修隔离,另外开了个门口,当做姐的办公室了。为什么不呢,姐住得起呀。

      男人在那张仅有的椅子里坐下了。

“你的椅子很舒服啊。”他说。

“我的床更舒服,你要不要试试啊?哈,来试试嘛,来嘛。”姐过去拉他的手臂。他竟然抗拒。

“等一会,等一会,我们先聊会天。”

      好吧。姐坐回床上。

      他却不说话了,只是看着姐。

      为了打破沉默,姐不得不问他:“哎,帅哥,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“我?嗯——我叫阿强。”

“哈哈,你真的叫阿强?”

“真的叫阿强。对了,你做这种事……有多久了?介意我这么问吗?”

“你是说做鸡?才刚刚开始做,我还不怎么懂男人,等下你要爱惜我呀。”

      我们都笑了。

“来吧,强哥,春宵一刻值千金,别浪费了,我帮你脱衣服吧,你先去冲个澡。”

“别,别,你先坐下,等一会再说。”

      过了一会儿,他没找到什么话题,也不见动静,姐心里就有点浮动了。

“先生,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坐着聊天吧?我虽然不是律师,可是我的时间也是收费的。”

“哦,是啊。那,今晚你不要见别人了,费用我全包,这样可以吗?”

“你要在这里过夜?我会收你一千八喔。”

“嗯……没问题。”

“那好,强哥,你想喝点什么,我这有红酒和果汁。”我喜笑颜开。

“不用了,我不喝酒。今晚喝的太多了。”

“那,我们干点什么呢?看电视?你看电视,我给你按摩。”

      姐打开电视,我县人民电视台正在播放深夜新闻,是早先六点半新闻的重播。

        姐的客人不想看电视。姐只好关掉。

“我们干点该干的事吧,强哥,嗯~好热啊。我身上好湿。”

      他不同意。于是我提议帮他好好按摩,让他躺到床上去。他照办了。

      姐一会轻一会重地捏他。他很壮实,遗憾的是身上也有了很多他这种年纪通常都会有的肥肉。真搞不懂这个客人。完全跑题了,搞得姐也没有多大兴趣。

      大约过了半个多钟,他睡着了,发出了鼾声。算了,不管他了,随他去吧。

      按摩按出了一身汗,姐去洗了个澡,挤很多沐浴露,揉搓自己,好多泡泡。然后姐一个人看静音电视连续剧。然后拿出那小半瓶轩尼诗一个人喝。再后来姐也睡着了。

      下半夜,姐被一种男人的啜泣声吵醒了,发现自己侧躺在床上,一个男人从身后搂着姐。啜泣声就是姐身后的那个男人发出来的。姐心里一惊,马上就想起来昨晚有一位客人。

      姐想转身看他,但是被他搂紧了动不了,他的前额顶着姐的后颈。

“怎么了?”姐轻轻地问。

“……没事。”他吸了下鼻咽腔,“睡吧。”

      他的手放松了。姐很困,于是又睡着了。迷迷糊糊姐感到一只手在揉姐的乳房。那只手揉得很仔细,变换着不同的手法,正确的点都揉到了,姐的感觉细胞被唤醒了。姐伸出一只手探寻他的要害,想要互动,却被他按住了。

      什么意思?这到底是要啊,还是不要?把老娘的欲火挑起了又不要,这算什么啊?妈的,他心理变态啊?难道真是个阳痿?

      我们就这么躺着,也不说话,在黑暗中像两尊雕塑,听窗外的风吹过。

      再后来,姐就睡着了。

      醒来时,男人已经不见了。床头放着一叠人民币。姐数了数,二十张。

        姐遇到的是什么人哪?一个超级怪异的大嫖客,姐只能这么说。不过,去他的,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姐才懒得想呢。也好,像这种只花钱不买东西的男人不是很好吗,遇上个十万八万个的,姐就发了。

      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呢?有时姐不免也会想。

        姐快乐地过姐的小日子。该烫头发烫头发,该买衣服买衣服,该见老主顾见老主顾,生活倒也轻松自在。

        有一天,姐在肯德基餐厅吃奥尔良烤翅,看到电视上报道我轰动一时的县委书记贪污腐败被抓一案。电视上那个臭婊子说从我县原县委书记贾耀强和李梅夫妇的豪宅里,省公安厅的办案人员搜出了几百公斤的黄金和大量珠宝首饰,贾的银行账户里来源不明的存款超过两千万。情妇数十名。贾氏夫妇被依法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        咦,那个贾耀强长得跟姐那晚见到的男人怎么那么像啊?

电话
联系我时,请说明是在滴滴按摩网上看到的,谢谢!
网友评论
称  呼:
验 证 码:
相关信息
小贴士: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。详情请阅读滴滴按摩网免责条款
*本网会员*
超级会员超级会员
身份还未认证
手机还未认证
邮箱还未认证
定向推广
® 2015 西宁滴滴按摩网All Rights Reserved违法信息联系:在线QQ 网站地图